这题选D选D

这里选项D(别名:四维量子)!写手兼画手!
我的lof随便日

「幻想通行」数字代码05

我居然还记得这个坑,没弃,没弃呢
自己都忘了自己写了些什么
ooc大概严重了吧     

05
  
  
  
  
    一方通行的的话一时间让上条当麻感到无力反驳,只能忽略这个问题,赶紧办完手续,解决无聊至极的暑假作业。
  
    上条当麻与工作人员商定好从明天开始上班、工期十五天之后,拉着一方通行走进了孤儿院内部,熟悉环境。
  
    “哦哦哦小孩子!看呐看呐多可爱啊!”
  
    眼前的孩子们个个都软的像个团子,手舞足蹈地干自己的事,傻乎乎的。
  
   傻就傻嘛,谁叫他们可爱呢。
  
    “得了吧你,把你贪婪的目光收一收,想在人家身上盯出个洞啊?”一方通行现在恨不得一脚踹飞身边的上条当麻,不就是几个小孩子至于那么丢人吗?
  
  “要是茵蒂克丝是这幅模样该多好啊……”
  
  真棒,这个呆子是在妄想那只饿狼可以变成团子,血盆大口消失不见。
  
  正在玩耍的孩子们仿佛感受到了上条先生饱含渴望的注视,放下了手里的玩具,慌张地晃着脑袋,歪歪斜斜地走起来,企图远离面前这个恐怖的人。
  
  孩子们越走越快,像是在逃命一样,甚至迈开大步跑了起来。有不少孩子小得过分,走路已经是勉强了,跑起来自然是免不了摔倒,可这也不能阻止他们,起不来了爬也要爬走。
  
  稍大的孩子飞速后退,顺手拉过几个小的一起向角落里挤,哆嗦的腿带动了头发一起颤抖。一条臂膀护住身边的小孩,想要表现出坚强,可定不住的身子出卖了他,徒增恐惧。
  
  ……哇哦。
   
  上条先生原来那么吓人的吗?
  
  一方通行站在旁边没忍住笑出了声,嘴角疯狂上扬,连眼睛也止不住地眯了起来。
  
  挑衅,赤裸裸的挑衅。
  
  怎料那人觉得这样还不够,开口就是一句“看呐,被人当做怪叔叔了吧”,满脸的嘲讽。
  
  上条当麻不服,反击道:“一定是……有别的原因!光是眼神怎么可能达到这个效果!”反击过程不但磕磕巴巴,目光还要飘忽不定,连头都在左右晃动。
  
  于是一方通行收回了他的笑容,把眼睛眯得只剩一条缝,换上了一副凶神恶煞的表情,从内到外透露出一股能把苍蝇吓死的藐视气息,用沙哑的低音回了他一句话。
  
  “你是猪吗。”
  
  
       
  ……………
  
  …………………………………
  
  上条先生现在很气。
  
  先前找路找得半死不说,莫名其妙被小孩子当做魔鬼恨不得躲得远远的好安全度日,还要迎面被骂猪头,甚至一回到家就要看见真正的恶魔,哦是“饿魔”在家里张开嘴巴亮出獠牙准备手撕自己做菜吃。
  
  试问世间还有没有第二个人与我一样不幸!
  
  一方通行迅速后退表示没有,徒留上条当麻一人面对眼前的危机。
  
  吃过饭把小仙女茵蒂克丝哄得妥妥贴贴之后,上条当麻仿佛一条死狗,连肾宝片都救不回来。
  
  一摸钱包甚至肾更虚了。
  
  一方通行早就处理完自己的事,正闲得愉快,看他这么一副死人样,从沙发上一脚踹过去,提醒对方要点搞定他那点狗屁事明天早上还要去做义工。
  
  看着上条当麻从洗澡房里出来,困倦多得溢出来,白发少年摇摇头,“切”了一声。
  
  “还真是完全没有意识到啊。”
 
  
  
  
  
  
  
  

图丑字也丑
世界第一废物在此报道

「幻想通行」数字代码 04

更加久违的更新(((o(*゚▽゚*)o)))我还没弃
04
  
  
  发生了这种事情,上条当麻表示我也很绝望啊。
  
  “茵……茵蒂克丝……啊!……从我身上起来……午饭到外面吃啊!!”即使上条先生是一名健康的高中男子,此刻也敌不过一个化作饿狼的女子,更不幸的是这匹狼好像把他的头当做食物在在撕咬着。
  
  但行为疯狂不代表她丧失了理智,在她听到“午饭”二字时,放开了可怜的头颅,两眼发绿地盯着他的眼睛,问道:“去哪吃?”
  
  “去外面……具体地点是……喂一方通行你回来啊!!”
  
  想趁现场混乱悄悄离开的一方通行突然被上条当麻叫住,不情不愿地转过身来,对着银发修女说:“真的要吃饭就把那家伙放开。”
  
  当他们坐在餐厅里的时候,已是午间2点了。
  
  一方通行草草选了一道以肉为主的食物便把菜牌给了上条当麻,然后望着窗外发呆,丝毫不理会对面二人的吵闹。
  
  他在想一件事。
  
  在之前的拉扯中,他其实尝试过将上条当麻拉开,因为坚信只靠力气绝对拉不动,所以使用了自己的能力。
  
  但仍旧拉不动。
  
  平时引以为傲能力就像在和他开玩笑一样,对那个人完全失效。
  
  是计算错误导致了这样的结果吗。
  
  一方通行以他的人格担保,这绝对不可能。
  
  是上条当麻用他自己的能力化解了吗?
  
  这样的话他为什么会被那个没有任何攻击能力的修女压制?何况也没有见过他的资料。
  
  在一方通行的认知范围内,任何有能力的人类和机器人都要经过登记,一方通行最近才去确认过名单,里面没有叫“上条当麻”的人。
  
  闹鬼啊?
  
  思考得不出任何结果的一方通行烦躁地拉扯着自己的头发,却被对面的上条当麻阻止。
  
  “一方通行?头发再抓下去就要秃了哦?”
  
  抬眼望去,对方的眼睛直直盯着自己,两人面面相觑。最后一方通行实在受不了这诡异的气氛,把头发整理好,有一下没一下地戳着自己盘子里肉,自顾自地埋头苦想困扰他的问题。
  
  而上条当麻也猜不出他在想什么,只是一头雾水地看着他。
  
  上条当麻的手机突然震了一下,拿出来看,是学校发的通知。
  
  “暑假作业?义工?啊?是让我去做义工吗?”
  
  一方通行突然拿过他的手机,瞄了一眼后感叹般说了一句“你们学校有够无聊”,便把手机递过去。
  
  哪知上条当麻手滑,手机就这样落入了地板的怀抱,粉身碎骨。
  
  好了,买不起电脑的他没有办法上网了,寻找做义工的地点这种事情,就靠脚吧。
  
  对面的一方通行投来了关爱手残的目光。
  
  用餐过后,上条当麻把茵蒂克丝送回了公寓,拉着一方通行顶着太阳的热情向外走去。任凭一方通行怎么挣扎,他的能力就像消失了一般,丝毫不起作用。
  
  因为能力罢工,在烈日底下的一方通行仿佛置身于一个巨大的蒸笼之中,终于忍不住咆哮着抱怨上条的无理和天气的酷热。
  
  上条●手残●穷人代表●当麻不断重复“找到地点就回去”这句话,拖着火大的一方通行,在阳光的款待下走了两个小时,终于发现了一家收义工的孤儿院。
  
  沙漠绿洲啊!
  
  他连忙摇了摇身旁的一方通行,激动地感叹“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一方通行这才抬头,看向孤儿院的招牌。
  
  “「天空」?这什么鬼名字。”
  
  上条当麻不解地看着他:“这不是挺好的嘛,象征着自由啊。”
  
  “自由个屁,你没看见天空没有出口啊,无论鸟飞的在高,也始终出不去。而残杀鸟类的人,却拥有飞出地球的能力。”
  
  一方通行也以目光回礼。
  
  “根本,就是弱者的牢笼嘛。”
  
  
  

「幻想通行」数字代码 03

久违的更新(((o(*゚▽゚*)o)))
才不说我这几月都在撕作业

03
  
  ……啊?这怎么听都是一个假名吧?怎么……
  
  不不不,人家有名字就已经算好的了,一般lever1的机器人可只有编号啊。
  
  上条当麻在不知不觉中就把一方通行当成了真人,并且把出来的目的忘的一干二净。
  
  当上条当麻感觉到热的时候,他终于抬头看了看天。
  
  太阳正在当空照耀,毫无保留地释放着热能与光能。
  
  接着他面部一抽,发出了震耳欲聋的咆哮:
  
  “完蛋啦!!已经这么晚了!!茵蒂克丝一定会吃了我的——!!”
  
  “喂下三滥你在吵什么啊!”
  
  但是他并没有注意到一方通行的话语,依旧干着自己的事,自顾自地发出噪音。
  
  “没……没钱啦!!上条先生怎么这么不幸!!”
  
  然后就被愤怒的白毛一脚踢到了腹部。
  
  “神经啊你!吵屁呀!”
  
  上条当麻缓了很久才恢复清醒,并顶着一副沮丧脸向一方通行讲述家里那只白发修女的恐怖与自己日渐消瘦的荷包。
  
  “所以说我一定会挂掉的啊——!”
  
  一方通行看着他那像小丑一样扭曲的面部,突然大发善心地给予了可怜的上条先生一点帮助。
  
  “看你这样子,快穷成乞丐了吧?算了,这顿午饭我请。”
  
  …………………
  
  所以说我当时为何要作这个死呢?是不是应该找那个青蛙脸医生看看脑子了?
  
  这是一方通行看见眼前这幅景象的第一想法。
  
  因上条当麻的一时冲动,想都没想地从家里跑了出来,他们可谓在离家不到三百米的地方迷了路。
  
  嗯?你问离家那么近怎么会迷路?
  
  当然是因为我们贫穷的上条先生他只租得起这种在小街乱巷里的房子啊!
  
  “喂——!你是不是不会走啊!”耐心早已被耗尽的一方通行终于一语道破真相,在结尾突然拔高的声音更是凸显出了他的愤怒。
  
  然而,带着人一路瞎晃还要强装镇定以掩盖事实的上条当麻此时除了“这个——”,“那个——”,“呃——”之外什么也说不出来。
  
  哦,老天一定认为他一方通行一直一来命太好,是时候来点烦心事了。
  
  就算他有再多的不满,此时也得认命,跟着上条当麻到处乱走。
  
  回过头来,他们已经离家千米开外,周围环境全部更新啦!
  
  可喜可贺,可喜可贺。
  
  “应该……差不多……到了……吧?”——来自已经抬不起头的上条先生。
  
  “嗯,走到了一个完全没见过的地方。”——来自己经不信任人类的一方通行。
  
  太阳在天上默默发光了许久,依旧饿着的茵蒂克丝打起了沙发的主意。至少,那还有点海绵不是吗?
  
  上条当麻终于意识到自己实在无能为力,向身旁的一方通行求助。
  
  所以你走那么远只是为了展现你的无知的吗上条先生?
  
  接下来上条先生在一方通行毫不掩饰的鄙视之下,一路跟着他回到了家。
  
  一打开门,饿了一上午的茵蒂克丝就像一只闻到血腥味的老虎一般,张开了血盆大口,从沙发旁一跃而起,朝着上条当麻飞去。
  
  顺便带倒了茶几。
  
  于是乎,一位少女与一个塑料茶几狠狠地压住了上条当麻。
  
  原本在茶几上的练习册也顺带飞了起来,从一方通行头顶飞过,划出了一道漂亮的抛物线。
  
  好,很好。
  
  我是应该去街上看看有没有后悔药卖了。
  
  早知道就让他被这个小鬼吃了算了!发毛线的慈悲啊!
  
  一方●真●生无可恋●通行如此想到。

「幻想通行」数字代码 02


  
  在上条当麻使用了九牛二虎之力之后,白发少年才确认了眼前这个刺猬头的高中生对他是无害的。
  
      脱离了生命危险的上条●超不幸●当麻赶紧拿起了写着认证码的卡片,但被白发少年一把抢走。
  
  “什么啊,他们居然连这东西都仿造出来了,以前怎么不觉得那群混蛋这么聪明?”
  
  这句随口说出的话,击碎了某位黑发人士的心。
  
  这这这这这……是伪造的!?那不就等于无法认证吗!!!?这不就等于白买了吗——!?退货!我要退货!
  
  当白发少年终于起身而不再是坐在里面,上条当麻一把捉住他的手腕,以极快的速度冲出了家门,朝之前的专卖店奔去。
  
  “喂下三滥你干嘛啊——!”
  
  他吼出这句话的同时,黑发刺猬头转入街角,却看到五、六个不良少年正围在一位少女周边,每个人手中都拿着铁棍或者木棒,看起来像是头儿的那个踩着少女的肚子,说着下流的话。
  
  “诶呀,捉到一只可爱的小处女了呢~要怎么玩呢?”
  
  “果然还是要让大家伙儿一起享受才好嘛~对不对?”
  
  而那少女满身青紫,还有多处流血,抽动着嘴角,好像是要说什么,大概是救命一类的吧。
  
  看到这幅景象,作为一个三观正直的三好青年,上条当麻自然是不能忍,指着那群混混大喊了一声:“放开她!”
  
  听到喊声的混混头子转过头来:“啊?你这是要救他?”
  
  其他的人也跟着看过来:“你这小子谁啊?敢来烦我们——!?”
  
  “知道这是谁的地盘吗!?”
  
  “要不先灭了他吧?”
  
  “好啊!怎么能让这种人猖狂呢!?”
  
  那群人挥舞着手中的武器,向着上条当麻攻击,当上条认为自己就要被打成残疾的时候,意想不到的事发生了。
  
  只见一直在旁边看戏的白毛终于忍不住了,把上条当麻拽到了身后,混混们的攻击自然就打到了他身上,本来会在地上哀嚎的他这时候却换成了刚才还在嚣张的几个人。
  
  白发少年一下子笑了起来,嘲笑着他们。
  
  “这么弱就敢来找麻烦——!?不过是一群叛逆期还没过的混账罢了!”
  
  风在他的身边打旋,渐渐形成了龙卷风。
  
  仿佛是看到恶鬼一般,他们在一瞬间全部落荒而逃,无影无踪,风也在这时消散。
  
  等上条当麻回过神的时候,一切都结束了。
  
  “呃……先救她吧……?”
  
  白发少年转过身看着他,皱起眉头一脸怒气地说道:“哈?说到底你刚才突然拉我出来的账我还没算呢!你是要干什么啊!?”
  
  “那个不要紧拉……救人重要!”上条当麻一边说着一边笨拙地检查少女的伤势,但被身边的少年制止了。
  
  “我看你是想让她死的更快吧?滚开,我来!”白发少年不知用了什么招数,只是用手背贴着少女的额头,她的血就被止住了,然后被推进上条的怀里。
  
  “把她带到医院里去。”说完便自顾自地走向前。
  
  “诶?哦!”
  
       ……………
  
  ……………………
  
  在向医院走去的时候,上条当麻发现了一个问题——他到现在都不知道这位机器人的名字。
  
  于是他极其变扭地发问了,毕竟是自己买回来的的机器人,居然连人家的名字都不知道,这是一件无论怎么狡辩都很没面子的事啊。
  
  “那个……就是……呃,你叫啥啊?”
  
  理所当然的遭到了白眼,但说的话却与某位人士想的不一样。
  
  “我干嘛要告诉你?”
  
  这个答复倒是让上条先生愣了一下,随后反问道:“那我以后怎么称呼你啊?”
  
  白发少年沉默了一会儿,最后总算认命,说出了自己的名字。
  
  “一方通行「Accelerator」”

「幻想通行」数字代码 01

  「一直潜水的我终于拿起了锄头」
       「ooc注意」
       「文风奇怪注意」
  
       上条当麻又一次被没吃早饭的茵蒂克丝咬得头破血流的时候,终于做了一个也许会给荷包造成灭顶之灾或者洪福齐天的决定——买一台机器人为自己减轻负担。
  
  在这个时代机器人已是随处可见,像上条当麻这样连一台都没有的,可谓相当落后。
  
  机器人还拥有不同的能力,并且有等级之分,最低lever0,最高lever5,等级越高价钱越贵,认证码也就越复杂,也越能代表身份。lever4以上是在培养皿里制造的,有血有肉的人造人,不属于机械的范畴。
  
  认证码简单来说就是买主的身份认证码,只有在核对之后才可以下达指令,否则都得看机器人的心情。
  
  能力等级编码会在使用了对应的力量之后在右眼下方出现,如果是lever3的等级但只使用过lever1的能力的话,是不会显现编码的。
  
  啊,这个变态的设定。
  
  这是上条当麻翻过自己钱包之后的第一想法。
  
  然后他走进专售店,以极其变扭的姿态表明自己的意图。
  
  “呃……那个……请给一台机器人,lever1就好……”
  
  “嗯,好的先生。”服务员毫不在意他的尴尬,笑着为他翻来了一台机器人的资料。
  
  上条当麻看着资料上面的照片,嗯,不错,白发红瞳,十分养眼的那种,加上价钱也不算太贵,在接受范围之内,一口气买了下来。
  
  “那么麻烦先生填一下收货地址。”
  
  在他写完正准备回家开始心疼自己的钱包时,服务员叫住了他。
  
  “这台机器人的配件是不齐全的,请先生注意哦。”
  
  然而悲痛欲绝的上条当麻根本没听见。
  
  送货公司的速度还是很快的,第二天就把货送来了。
  
  当上条当麻拆开包装,拿出认证码的时候,整个人是懵逼的。
  
  因为,这丫的验证码是一道物理题啊!还是高能物理的那种!这不是要他这个学渣的命吗!?愤怒的上条●不幸●当麻一拳打在了他身旁的黑红色箱子上。
  
  咚!
  
  “解除限制休眠,恢复行动能力。”冷冰冰的女声响起,接着他就被一位白发红瞳的少年拿着枪顶住了太阳穴。在他即将开枪之时,上条当麻大吼了一声——
  
  “停!!”
  
  然后他看见那位人士愣了一下,然后愠怒地回了他的话。
  
  “你想干什么?”说完还瞪了他一下。
  
  上条当麻一下子没反应过来——我想干什么?这个问题……实在蠢爆了好吗!?我不过是碰到的那个箱子啊!还有我是你的买主啊!为什么要这么对我!?
  
  虽然心里狂风怒号,但他根本不敢表现出来——要不你试试在性命危在旦夕的时候吐槽!?
  
  “我什么也不想干!真的!我发誓!”
  
  “哈?那这个破箱子怎么会自己打开?这可是有密码的哦?”
  
  一直以来都很不幸的上条先生今天好运值报表,那一拳正正砸在了正确的按钮上,解除了限制。
  
  “……我是不小心砸到的。”
  
  一阵诡异的沉默。
  
  过了好一会儿,白发少年终于开口了:“谁会信啊。”